天首发展钱荒:卖资产回笼1亿 定增募14亿或仅能募

2015年,天首集团的董事长邱士杰成为天首发展(5.780-0.12-2.03%)(维权)的实控人,市场认为邱士杰的到来能够为公司带来大量的资金,让上市公司扭亏为盈。公司也确实在这几年进行了并购转型等一系列的操作。然而,三年后的天首发展不仅没有成功转型,反而游走在了披星戴帽的边缘。

  12月17日,天首发展召开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出售浙江四海氨纶纤维有限公司股权方案的议案》,公司拟将持有的四海氨纶22.26%股权出售给五洲印染,交易可以回笼资金1.12亿元。此前,公司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公司2018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等相关事项。该预案称,公司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14.12亿元,用于公司控股子公司天池钼业所属的季德钼矿的建设。这一系列操作可能都和公司急需资金开发矿业有关。

  主营业务不佳 转型先买矿

  据了解,天首发展的主营业务为纺织品的生产、贸易,近年来由于受产品市场行情低迷、产业创新不足和人工成本上涨等原因的影响,我国纺织业举步维艰,公司纺织品业务的发展也困难重重,主营业务竞争力薄弱,持续发展能力受到考验。近三年扣非净利润持续为负,面对公司困难的经营局面,上市公司决定开始调整业务,走并购转型的路子。

  而根据公司此前的公告显示,公司认为,2016年下半年以来,有色金属下游行业的需求回暖使得包括钼金属在内的有色金属采选企业的营业利润逐渐回升。决定将矿产资源、清洁能源业务作为业务转型方向。

  确定方向以后,下一步就是行动了。2017年6月,天首发展计划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发行不超过6436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3亿元,用于收购天池钼业75%的股权和天池矿业对天池钼业享有的3.42亿元债权。然而在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超过四成中小投资者投出反对票,定增预案随即被否决。

  定增方案被否后,天首发展新设立了合伙企业吉林天首,以现金支付的方式购买天成矿业持有的天池钼业75%股权和天池矿业对天池钼业享有的3.42亿元债权。2017年12月29日,天成矿业已将持有的天池钼业75%的股权过户至天首发展下属公司吉林天首名下,工商变更手续已办理完毕。

  根据公司定增方案的分析,由于此前钼精矿均价持续下跌,2015年全球大中型钼矿山纷纷启动减产、停产计划,而当年5月起中国钼产品出口关税正式取消,供求关系逐渐平稳,钼精矿2016年全年价格涨幅超过30%,2017年钼精矿价格全年涨幅达到35.33%。公司预计,季德钼矿日处理25000吨钼矿石项目建设达产后,年均可实现营业收入10.23亿元,实现净利润1.8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购预案前,标的资产天池钼业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5年实现净利润为-2312.03万元;2016年依然为亏损,净利润为-2440.09万元。

  据了解,天池钼业拥有吉林省舒兰市小城镇季德钼矿采矿权和季德钼矿南部探矿权,主要产品为含钼47%的钼精矿。由于资金不足,天池钼业拥有的季德钼矿矿山建设进展缓慢,尚未建成投产。

  虽然买了矿,可是新的问题又摆在了天首发展的面前,钼矿建设需投入的资金量较大,没有钱建设,钼矿就没法给公司带来实际的利润,但公司在资金方面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天首发展有多缺钱?

  公司10月15日的公告显示,截止2018年10月15日,吉林天首已向天成矿业支付股权款6.5亿元,剩余3.03亿元尚未支付。与此同时,天池矿业对天池钼业享有的3.42亿元债权尚未完成过户手续,公司也尚未向天池矿业支付债权转让相关的款项。

  财务数据上,截止2018年三季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上升至59.89%,公司的偿债压力也越来越大。而公司的流动性也很差,截止2018年三季度,公司的流动比率为0.011,速动比率为0.01。一般认为,比率越高,说明企业资产的变现能力越强,流动比率小于1,速动比率小于0.5就说明公司的资金流动性较差,短期偿债能力很弱。

  与此同时,公司扣非净利润自2012年以来至今无一年盈利,2012-2018年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32万元、-333万元、-5114万元、-3.5亿元、-4633万元、-2102万元和-4794万元。

  而查看净利润可以发现,公司2014年、2015年持续亏损,戴上了ST的帽子,而在2016年,因收到当地政府5000万的补助款才扭亏为盈,保壳成功。但此后,公司在2017和2018前三季度净利润又继续亏损,2017年亏损-2135万元,2018前三季度亏损-4824万元,再一次游走在了披星摘帽的边缘。

  这样看来,本次公司出售四海氨纶22.26%股权不仅是公司开发矿业筹措资金的需要,而在多年主营业务亏损的情况下,卖资产保利润的痕迹也很清晰,或为明年不再走上披星摘帽的老路子。

  曾两次想出售四海氨纶 均因股权被查封而中止

  事实上,这不是公司第一次想出售四海氨纶了。

  此前,天首发展表示,因上市公司只持有参股股权,很难单独决定四海氨纶的经营策略。而四海氨纶经营业绩亏损、历史负担较重、较多资源被低效和亏损资产所占据,拖累的公司的经营业绩。财务数据显示,在2016年四海氨纶实现净利润亏损约9356万元,在2017年实现净利润亏损约1509万元。

  2014年10月,公司就与天瑞纺织签订了四海氨纶22.26%股权的转让协议,无奈因为上市公司持有的四海氨纶的股权被法院查封和冻结而无法完成交割。2016年8月,天首发展就筹划了重大资产重组拟出售四海氨纶22.26%股权。但2017年因重组条件不够成熟,加上所涉及的标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尚需进一步沟通解决,出售事项被迫中止。

  四海氨纶不是在被查封就是在被查封的路上,此次的出售事项,四海氨纶同样面临着被冻结的问题。对此,天首发展在回复深交所的重组问询函中表示,为解除金房测绘对四海氨纶股权的查封,上市公司需支付921.95万元,对该款项支付公司拟通过实施限制性股票激励方式筹集。而近两年四海氨纶核心资产土地使用权取得时的2442.03万元,增值到今年7月的1.5亿元,成功出售可为公司带来1.12亿元的资金。

  至于前两次公司为什么不解除资产冻结,公司在此前的公告中没有对这一事项进行说明。

  天首发展表示,公司本次交易可以增强公司资金实力,加大对公司控股子公司天池钼业拥有的季德钼矿的投资力度。

  定增或存巨大缺口

  除了出售资产外,天首发展还想要通过定增来筹集资金。2018年10月,公司公告了非公开发行股份的预案。公告显示,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436.44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12亿元,资金主要用于钼矿的建设和支付购买天成矿业持有的天池钼业75%股权和天池矿业对天池钼业享有的3.42亿元债权的部分剩余款项。

  值得注意的是,天首发展本次定增股份数量已经达到目前总股本的20%,已达到定增规定中的发行上限。定增预案显示,天首利元将认购本次发行的4836万股,宏基建材认购1000万股,自然人高明哲认购600万股。天首利元承诺,在本次非公开发行过程中,如其他发行对象未能完成认购股份行为,天首利元将继续认购其他发行对象未能完成的认购股份数额。

  问题在于,经历了近几年的持续下跌,天首发展如今的股价尚不到6元/股,以最大发行量6436万股计算,募资金额不会超过3.8亿元,距离计划募资的14.12亿元存在巨大缺口。

  公司方面对此回应称,若本次发行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低于拟投资项目的实际资金需求总额,公司将调整并最终决定募集资金的具体投资项目、优先顺序及各项目具体投资数额,不足部分由公司自筹解决。目前上市公司正在采取股权激励、资产出售、非公开发行股票、引进战略投资者、申请贷款项目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

  2018年11月1日,公司召开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公司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不过该定增事项还需要证监会的核准,后续有无变化还不得而知。

  无论是对出售四海氨纶,还是通过定增筹集资金,都是天首发展在业绩恶化下的自救之举,那么能否筹集足够的资金开发钼矿,孤注一掷的钼矿又能否盈利,决定着天首发展的未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anpao.org/cjxw/703.html